霸凌者難逃底層人物宿命?她點出少年加害者「成魔關鍵」

無論於校園或職場,霸凌案件總層出不窮,對受害者而言,這些不堪的經歷恐因此伴隨終生,難以磨滅。(圖僅示意 / shutterstock)

無論於校園或職場,霸凌案件總層出不窮,尤其對受害者而言,這些不堪的經歷恐因此伴隨終生,難以磨滅。大陸一名網友就「學生時代的霸凌」與「成人時期的排擠」,認爲兩者大有不同,前者更似一種青春期又或童年壓抑的情緒發泄,後者則更多爲了尋求自我存在感,事後不會真正意識自身的錯處,「畢竟他們在霸凌和排擠別人中得到爽感、自我存在以及小團體的歸屬感」。

原PO日前透過大陸社羣平臺《小紅書》發文,指出學生時代的霸凌,與成人時期的排擠,兩者皆有所不同。她認爲,學生時代的惡霸或許是出於青春期,或者童年被迫感受的壓抑,通過作惡的手段發泄情緒,且這類孩子做事一般果敢兇狠,較不考慮後果;至於事後是否因此產生悔意,則可追溯爲「當年的無知」,或是不懂得行爲背後的惡果。

對此,原PO進一步說明,此仍須具體看情況、分人而論,且必要時建議報案,或是尋求成年人的幫助,並強調施暴的加害者除非有父母兜底,否則成年後一般可見混的很差,「基本都是底層」。

蓝白社

至於「成人時期的排擠」,原PO則認爲成年人往往深知言行舉止所造成的影響,且一般並不採取顯而易見的霸凌行爲,並且往往爲了合理化行爲,經常藉由「羣體的力量」樹立外部敵人,達到相同目的,如此既同時收穫存在感、認同感,一段「友誼」就此促成。

「或許也有人真心懺悔。」原PO表示,孩子終究成長爲大人,深知自己造成的後果,倘若在成長過程中能夠明確判斷是非對錯,這一類或許將真誠悔過。她也強調,成人霸凌者的懺悔往往最虛僞,因爲成年人深諳社會的運行規則,而成年人最清楚霸凌的行爲,將對受害者本身造成如何傷重的後果。

最後,原PO無奈嘆道,這類成年霸凌者事後一度後悔,可能也僅僅出於對霸凌結果的不滿意,再換來向受害者一句不痛不癢的道歉,並不會真正意識自身的錯處,「畢竟他們在霸凌和排擠別人中得到爽感、自我存在以及小團體的歸屬感」。

施華洛世奇打造巨型珠寶盒 插旗紐約時尚心臟第五大道

貼文曝光後,網友紛紛留言迴應:「霸凌的人永遠不會反思自己,他們會想辦法尋找受害者的錯處,然後拉攏小團體尋求認同,藉此合理化自己的行爲」、「未成年或者沒有遭到社會毒打,做出霸凌行爲,部分屬於性格缺陷,等部分霸凌者真正成熟後會感到相當後悔」、「霸凌不會消失,但人會成長」。

《中時新聞網》關心您:陪你勇敢,不再旁觀,教育部反霸凌專線請撥打:1953。

桃園山豬湖生態園區擴大至28公頃 明年2月開園可了解濕地生態

賴佩霞「人選之人」搭上線 王偉忠新解:企鵝找北極熊

以心迎新,洋河“闹”新春牛劲十足

社会新聞